大跃的大半边天
大跃的大半边天
三月 6, 2019

毛主席他老人家曾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但看到每年三月八日妇女节各大商家餐饮扑面而来的宣传,却让人心凉。

从那一声啼哭开始,很多女性人生中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是女孩?啊,生男生女都一样”,然而男孩出生的时候却没有人这么说。在长大的过程中,女性更多被教育到男女之间的不同,“学历不需要太高,只要长得好看,能嫁得出去就可以了。”面试的时候,女性则会面对来自HR小心翼翼的试探:“结婚了吗?打算要孩子吗?”努力工作的女性也可能在面对晋升的时候,被能力不如自己的男性同事打败,仅仅因为“女性可能会面对结婚生子的家庭问题” 。即使女性成了名,也不敢胖、不能老、更不应该晚婚,否则铺天盖地的社会舆论会压得人喘不过气。外要在职场打拼,内要讨老公婆婆喜欢,还要保持身材,职业女性要八面玲珑。有了孩子也不是终点,社会对为人父母的期待是不同的,有的是人对如何当个好母亲的事情指手画脚,白天要工作,晚上照顾孩子,而男性偶尔帮助换个尿布就被夸成“全能好爸爸”。也难怪女性谐星一旦结婚生子就不会再出来工作,而男性谐星成了爸爸后还能留在台上讲老婆孩子的段子。人到中年,女性被问得更多的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而这种事不会有人问成功男性,因为社会默认的是男性应该对事业全力以赴,不应该操心家里鸡毛蒜皮的琐事。作为女性,就连平时喝个啤酒都要面对狠狠的偏见:“女孩子一定喜欢果啤吧?推荐你这款低酒精度的甜味啤酒,专门给女生酿的!乌啤?乌啤是给男生喝的,你要不要喝鲜榨果汁。”

每年一到了三八妇女节,公司放假,商家变着花样打折,餐厅送花送蛋糕,酒厂随便找几个女性酿酒师酿一款酒在妇女节大张旗鼓地推广,酒吧则是铺天盖地的lady’s night和妇女节特惠,只是因为经理们简单粗暴地认为免费/低价的酒水能引来漂亮姑娘,而漂亮姑娘则会招到“更有消费能力的”男性来消费的陈旧谬念。因为长久被应用到贬义语境中,人们连“妇女”这两个字都不敢面对,非要遮遮掩掩别别扭扭地改成“女王、女神、女生”,甚至生搬硬造出三月七日“女生节”。女性的话题更是被拿出来过度消费,这是一场一年一次要把女性捧到极高地位的自嗨型狂欢,从而让余下来364天的女性被不平等对待变得理所应当。

好在世界在进步,职场上朝着同工同酬方面努力,时尚圈有抵制“the perfect body”随之掀起的”body positivity”活动,大码模特纷纷登上舞台,更是说明了新一代人不仅更看重内心的感受,女性不应该仅仅关注于自己是否漂亮,女人的力量应当来自真实的内心。

已经是2019年了,我们不应该还在因为公司有零星几个女性员工就沾沾自喜拿来消费。大跃啤酒的领导层中90%都是女性,这本来无需惊讶。大跃创始人和CEO之一刘芳是女性,首席酿酒师Wiebke Hense是女性,酿酒师团队里也有女性的身影,市场、人力、质检、运营、销售部门的管理者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女性,近期更有Warpigs酒厂的新加坡籍女酿酒师傅岚歆(Foo Lanxin)将加入大跃的酿造团队–当女性酿酒已经成为了日常,就不用刻意组织一个以女性为话题的市场活动博眼球。或许大跃啤酒拥有全亚洲酒厂中最多数量的女性员工,这些不仅不该是标签,更不是应当为自己助威和吆喝的宣传材料。如果把大跃形容成人的话,大跃啤酒应该是从小比较独,打心眼里憎恨stereotype、地图炮和乱贴标签,敢于做自己、不怕与众不同的正义小青年。我们拥抱不同性别、不同取向和每个人的不同之处,正是因为这些差异,才定义了我们是谁。事情不是只有黑白两面,人生的阵营不只应当被简单粗暴地归为男性和女性,单身或是不单身,毕竟酒有千百种,人有千百种,而美也可以有千百种,我们认为每一种都值得被认同、被肯定和被珍视。

Every day is Women’s Day at Great Leap Brewing. 在大跃,每天都可以是妇女节。正是因为这些伟大的女性,让大跃啤酒能够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今天,干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