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天津酿酒工厂和友酿系列
大跃天津酿酒工厂和友酿系列
四月 17, 2018

正值第四届北京精酿邀请啤酒节这个机会,由我个人牵头、多位国外精酿酒厂代表作客,一起举办了一期我看来非常有必要性的研讨会。它的主题是有关百威英博近期的一系列收购行为以及其对全球精酿啤酒发展所产生的影响。媒体“SupChina”还特意为此撰写了一篇报导。研讨会上我们以客观且明确的立场表达了对百威英博的举措进行抵制的态度。

对于近年来国内外的精酿啤酒行业的发展,不论是风起云涌的大环境,还是从认知觉醒,走向试图“学以致用”的国内的态势,一直以来大跃啤酒都遵循着自身独有的方式创造着的未来。趁着这次研讨会,我认为是时候对外公布大跃下一步的商业扩展计划了。四年前的一天,在如何进一步提升大跃品牌影响力的问题上,我和刘芳达成了一致,那就是在中国本土精酿市场中自己建造一座精酿啤酒酿造工厂。基于研讨会上反复提到的商业信息透明问题,我会通过这个博客和未来的公关沟通渠道进一步阐述这个工厂的意义。

在过去的五年中,中国的精酿行业可以说陷入了代工生产模式的泥沼,以至于市面上代工产品泛滥,背后的酒商沾沾自喜。简单来说,某品牌或品牌所有人跟那些有经营许可的酿酒厂或者饮料生产商签下合同,付钱给他们来酿造自己旗下的产品。也就是说,这种酒,除了配方相同以外,酿造设备不属于原品牌,酿造过程原厂酿酒师不会参与。在这种情况下若想保证产品的一致性和质量谈何容易啊。有关这个问题的深度探讨请阅读我写的另一篇博客。坦白地说,我之所以投入到精酿啤酒这个行业,正是因为在创作和管控的过程中,它能够给人带来的那种激励和收获的欣喜。而在我看来,代工酿酒的方式则完全与之背道而驰。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和自己的团队。还有打着合酿的幌子来进行代工的人,跟某个同行一起酿制了一款啤酒,然后借着对方的名号和证照当外壳,美其名曰限量发售特别款之类的云云。说来说去,我在这里的种种呼吁所能产生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所以我们大跃一直都在厚积薄发,等到有能力、有实力了之后才自己建厂,亦由自己来掌握未来。

正值研讨会这个特别的机会,我们认为终于是时候将大跃的发展计划公之于众了。不过,当你手中握有一个全盘的计划然后想把它付诸实践,并最终获得一个理想的结果的时候,这并非易事。毕竟多年前的经验告诉我们,在一件事情还没有板上钉钉前,唯有保持缄默,韬光养晦等待时机成熟,才能一鸣惊人。而事成之前就奔走相告确实不是一个成熟的做法,更有可能引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况且当你证照齐全、规章管理、工程方案这些所有都全部完善之后再进行广宣也为时不晚。这样一来,哪怕是出现种种流言蜚语,你也可以有准备有条件地将其轻松击破。

大跃啤酒将于天津开发区建立起一座大型精酿啤酒酿造工厂。它的最大产量可达到年产5万吨啤酒。5万吨这个数字并非是基于已有的市场数据得出,因为精酿在中国的市场潜力究竟有多大,过去没有任何历史数据可循,也没有人能做出精准的预测。

在施工和承包商确定之前,我们一直没有对公众公布过这个建厂工程,因为那样的话会显得太不靠谱了。同理,在工厂还未正式投产之前,我也不会随便就跟各位定下一个产品发售日期。但可以公布的是,作为量产酒厂正式开工前的预热,大跃与七家精酿酒厂一起创作了名为“友酿”系列的佳酿产品。它们分别由与大跃建立了深厚友谊的七家精酿品牌全权酿造,它们分别是Pasteur Street(越南)、金色三麦(台湾)、少爷麦啤(香港)、Baird Beer(日本)、月酿狗精酿(澳大利亚)、Lervig Aktiebryggeri(挪威)和Victory精酿(美国)。这些友酿产品将于2018年内陆续发售,它们的诞生一方面象征着我们的合作情谊,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是对建厂开工的独特庆祝方式。亦可以认为是一种互相促进发展的做法吧。更多有关友酿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过去的四年可以说是对能力、毅力和宽容度的巨大挑战。毕竟选择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市场扩大规模,很难不陷入惴惴不安和自我怀疑。虽然前景仍难测不可知,虽然一路上可能会收到各种捧杀或嘲讽,虽然这对我、对大跃都是一个挑战,但是我相信在大跃和同行伙伴们相互间的鼓励和扶持下,我们可以大展拳脚实现彼此的梦想。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帮助中国精酿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和良性投资趋势,也能够让我们走向更大的成功。

不管怎样,我们已然做好了迎接一切挑战的准备,并且不断地保持兴奋去为眼前的梦想添砖加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