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高回顾2018:这一年精酿圈的五件事
老高回顾2018:这一年精酿圈的五件事
十二月 17, 2018

去年,我写了篇博客预测2018年中国精酿可能会发生的五件事。过完这一整年回头看,有些事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而另一些事则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最重要的是2018年发生了好些事儿,它们的存在足以证明中国精酿产业还在不断发展壮大。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之后,我将在下一篇做出2019年的预测,那么我们开始吧?

第一,我去年预测过“会有越来越多新的精酿品牌会以各种妖魔鬼怪为灵感来命名”,其实现实没有我所预想的那么糟糕。然而下图怎么着也能得一个年度最佳翻白眼大奖。


今年还有比我预想得多的带有性别歧视的东西,并且居然出现了更多以“猫猫狗狗”等动物命名的精酿品牌。虽然也出现了一些品牌的灵感来源于垃圾摇滚(grunge)、死亡金属什么的,但是我本以为会有更多。所以这一条,只能算我得半分。

第二,更多越来越多打着所谓“开创性”策略的投资进入这个市场,想要赚快钱。我勒个去,这事还能再多点吗。大跃啤酒收到的风投演讲和电话推销,不外乎以下几种情况:改变业内局面,发动行业革命,把中国啤酒从黑暗时期解救出来,让白酒再伟大起来(通过添加进啤酒的形式),把啤酒装到塑料袋里出售之类的…各种各样的鬼把戏。我们见过停尸间那么安静的精酿啤酒吧开在成堆的鞭炮后面;扎啤设备跟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连着;每个啤酒评分手机应用软件都有诸多“顶尖使用者”,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亲眼见过这些人,但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如此之神圣,以至于他们连活着都不需要氧气,说白了就是僵尸用户。这真是诡异的一年。这句话还能用在今年垒球比赛的回顾上,无所谓了,作为这篇文章的特警判官(特警判官大战僵尸,有人玩过吗?),我说的算,这一条是稳稳当当的一分。

如果你们去年认真读我的博客了,一定还记得我去年还谈到了设备供应商和酿造设备的市场将会收紧,因为中国精酿市场正在有所下滑。让人痛心的是,我的话不幸言中。国际精酿设备生产厂Diversified Metal Engineering(DME)在中国建造了多个酿造设备,在2012年还是我们大跃啤酒酿造设备的首选。然而由于无力偿还加拿大皇家银行1650万美元的贷款, DME在两个星期之前宣布破产。作为中国南部最大的不锈钢设备生产厂家之一,他们的破产会影响到中国精酿啤酒设备供应商的整个布局,宁波中乳机械有限公司是他们的在国内的合资伙伴,并负责制造设备,以供来自从新西兰到西伯利亚等世界各地的客户的需要。这可不是个喜讯。很多人将会失业,很多酒厂将会失掉他们的资金来源,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于少数人的冒进与草率。

第三,“百威会继续搅混水”。是的,你去过上海永福路附近的重新装修开业的拳击猫吗?或者北京新的拳击猫?你注意到那里有多亮堂吗?即使北京店已经进行了三次“盛大开业”和店内“彻底翻新”,他们已经渐渐偏离了轨道,这还是当年的拳击猫么?我甚至一度怀疑,他们把酿酒的时间全部用到“如何才能把灯光调得更亮,以便客人更清楚看到店里的猫咪元素?”这个问题上。开吧则继续作为“中国最精酿”的精酿品牌被推向市场。而作为百威的掌上明珠,鹅岛上海店开张时并没有看到客人纷至沓来。然而ZX Ventures的中国某部门前头目却在今年的中国国际精酿啤酒会议暨展览会(CBCE)上说,鹅岛开张这一年的客流量有50万人。粗略算一下,每天有1350人次来店,明摆着是捏造的数字。我曾经去过三次,加起来差不多有60个客人。另外百威旗下的中国啤酒品牌恰好在他们投资的啤酒比赛中有所斩获。(敬请期待Tracy关于啤酒比赛的文章,她将详细解释啤酒比赛对于啤酒厂牌的发展有何意义。)我所担心是,百威把旗下的品牌凝聚在一起,就像万圣节鬼片系列那样吓唬我们,如今这鬼门关一开,妖魔鬼怪都出来了。第一幕就已经让人吓得心跳停止了。等将来到了第三幕,该是女巫登场了。真是太混乱了。但是我爱你们,MJ, Lee, Kelly. 这个预测算我得一分。

第四,“未来的一年可能会有五花八门的啤酒节”。你猜怎么着?2018年确实有五花八门的啤酒节。几个星期之前,一个没有暖气的停车场里举办了一个精酿啤酒节。这可是十二月的北京啊,但寒冷并不能阻挡人们喝酒的热情(这怎么会阻挡?!)此外,我们看到更多组织得井井有条、分时段畅饮的啤酒节。京A今年举办了第二届8乘8,虽然洗手间更少了,但是场地更能暖和了,很棒。今年3月,大跃啤酒卖光了第四届北京精酿啤酒邀请节的门票;中国精酿协会也终于风风火火地登场了,在今年11月举办了第一届协会啤酒节。

更多的啤酒节与商品展览会和行业集会联合举办,客流量很大。我们还经常看到“给我们展位拍张照片吧,但别拍人”这种在开发区办的室外啤酒节,选址就在“规划委员会的第二个航站楼的第七航空降落跑道的第三备选”,说人话就是“荒芜之地”。我希望在2019年这样的啤酒节会越来越少,虽然无可避免。它们常在我们的梦中阴魂不散,就如同某些“啤酒节回顾”的新闻稿中宣称的“5千人次参节,所有的人都卖光了他们的酒”。这明明是睁眼说瞎话。随后参节的啤酒品牌会该城市的所有酒吧举办一系列的酒头接管活动,来消耗剩下的酒。就是因为参加啤酒节的人寥寥无几,所以才经常剩下大量的酒。这种愚蠢的行为应该要被喊停了。拜托,在停车场办啤酒节?这个算我得一分。

第五,“我们将会被各种精酿品牌淹没”。你曾经听说过黑市酒厂吗?我之前没听说过,直到他们最近成为了“国内有售的世界著名厂牌”。啤酒还不错,不过说他们是名正言顺的“世界著名”则有点言过其实。目前全美最顶尖的五个啤酒厂牌都还没进军中国。你想知道原因吗?因为美国人在本国就内部消耗掉了。精酿啤酒算是有利可图的行业,前提是你已经建立了良好的渠道并名声在外。如果你像我们的朋友Stone这样过度开拓市场呢?那么你就不得不继续把Punk in Drublic啤酒卖给对你深信不疑的中国消费者,即使在美国这款酒由于合作伙伴NOFX乐队的贝斯手兼主唱身陷丑闻而撤架,奈何金主指示你这么做,你并没有别的选择。我们曾经以为至少有一半的品牌真的是世界著名的,这太让人气愤了,甚至算是欺诈行为。好了,算我得一分。混蛋老迈克(NOFX的贝斯手兼主唱)。

我觉得总体满打满算4.5分吧,还不赖。让我们期待下一篇对于2019年预测的博客吧,可以算作“博客越写越多,老高交的朋友越来越少”系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