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百威英博收购拳击猫,老高叨叨两句
关于百威英博收购拳击猫,老高叨叨两句
三月 6, 2017

2017年3月2号,那是个礼拜四。大约下午六点半。我的手机一直震动不停,所有发过来的消息都在问我同样的问题。

“百威英博真把拳击猫买啦?”

我从2月28号礼拜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当时我正满心欢喜的走向我最爱的卤肉饭馆子,曾健屏(Lee)打给我了。他这人从来不给我打电话。我们之间的沟通方式大约有六种。我们在几个不同的聊运动的微信群里,我们在几个不同的行业群里,为了取笑他在自己一处酒吧里装飞镖这事儿我们还专门建了个群。我和Lee可以在人前舒服地聊天。Lee这个人很会社交。但是他从来不打电话。我知道他前两天生病刚出院,我还以为真有什么大事儿呢。所以电话刚接通我就问他是不是快挂了。

“没有!我才没有快挂了,有别的事儿要告诉你。”

“尼玛,你要把拳击猫卖给ABI了对吗?”

“是”

“我他妈恨死你了。恭喜呀!但是这也太操蛋了。”

“是啊,我和MJ抽签决定谁先打给你,结果我输了。”

“滚犊子。但是还是恭喜你。这是你们应得的。”

“是啊,我觉得这事儿做对了”

“怎么可能对了。扯淡。你杀了我算了。”

“我知道,兄弟,但是不管怎么说。。。”

就这么又聊了好几分钟。当你明知这是你彻头彻尾反对的一件事,但是同时也你知道你很为这个朋友达成了这件事情而感到高兴。这样的矛盾心情导致我必须跟自己念叨几句。我其实欠Lee Tseng和Michael Jordan很多。Kelly Lee是个好“哥们”, Lee和Mike更早地进入中国精酿行业,他们给了我很多鞭策的力量,让我要不断精益求精,改变格局。如今,这个你尊重至今且不遗余力的以自身经验教你不要行差踏错的人决定要出售给一个一直试图毁掉你毕生心血的巨兽,你要怎样保持和他之间的友谊呢?这个问题太难了。你怎样才能忽略掉他身后那只贪婪的魔鬼,只爱你眼前这个人呢?

ABI深谙其道。我们简单做个设想,这很可能是个事实:ABI在他们巴西还是哪儿的办公室犄角旮旯里有这么一份文件“如何通过它唯一的特别之处-社群的力量来操控精酿品牌”。这招太管用了。ABI知道我永远不可能站出来对拳击猫指指点点。除非有那么一天真的到来,拳击猫永远是我深爱且尊重的一群人,他们代表了中国精酿的正统面孔,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但是拳击猫在签定了出售协议的那一刻起,它就不再是过去八年中的那个拳击猫了。这是一个分水岭。不管是美国的酿酒师协会还是世界各地的行业组织,也包括中国的精酿啤酒协会都有这个规定:一旦你卖给ABI,或者其他的工业酒厂,你就不再是精酿品牌了。

“为什么呢?”

(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这个问题。)

“这能有什么区别?”

对于消费者来说,其实没太大差别,你手里有钱,你想买啤酒,这他妈有什么可逼叨的呢?但是对于行业来说,这个定义是让独立小酒厂免受资金充沛、基础设施精良的大企业挤压的保护伞,尤其是,他们请的律师都比你请的有本事啊!

自从我进入这个行业,我一直都从双方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我非常赞赏商业/工业酒厂在啤酒酿制过程中使用的科技。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适用于像我这样的精酿酿酒师。我喜欢酿造工程,因为这太特么引人入胜了。试想一下,你能够清晰的知道每个阶段的进展,由此改善某一款啤酒的产品品质和包装稳定性,这对我来说如诗如画。我作为一个酿酒师在这个理念的提升上,Tom Ashton起了很大的作用。Michael Jordon也同样功不可没。他们俩一度都受雇于大型商业酒厂。两个人都发现精酿啤酒所表达的远不止流程化和可重复性。精酿啤酒是一个只需要存在着,就可以给人幸福感的行业。在我有限的生命体验里,只有一件事能与之相提并论。大学的时候我给人送花。我把花束带去婚礼、毕业典礼、生日以及葬礼。从来没有人因为见到送花的快递员而愤怒。也没有人因为看见一个精酿酿酒师出现在爬梯而感觉厌烦。

但是如何在一个迅速成长的行业里解读变化?拳击猫帮助中国精酿产业走上正途,他们的DNA几乎遍及我们这个不断成长的群体的每个部分。我们当中的哪个人没有因为馋那一口TKO IPA而早早离开正经的商务会议,赶在上飞机前豪饮一杯?也许印证他们影响深远的最有趣的例子莫过于在他们之后有多少中国精酿酒厂拿猫取名字。在拳击猫和酿酒狗之间,我们目前处于一个用家中宠物命名中国精酿酒厂的时代。玩笑归玩笑,拳击猫在他们同意卖给ABI的那一刻就不再是一个精酿厂牌了。这不是我矫情的观察或者我由于嫉妒而捏造的东西。如果你觉得ABI没来大跃探探路那你就“图样图森破”了。我没有Lee这么“聪明”,我选择了让他们回去,调整一下他们的态度,下次再来。他们当然没有照做,我也不怎么在乎。对于ABI之于啤酒行业和精酿啤酒未来的意义,我个人感受并不是本篇博客的重点。重点其实在于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从这周早些时候开始,拳击猫就成为这个普遍为全球行内人士称为“恶魔“旗下的一份子。

如果是燕京或者青岛收购了他们,结果也是一样的。抛开全球各行业组织的定义不谈,之所以消费者觉得精酿啤酒重要,是因为每当你买一杯精酿啤酒,你就在支持某个人关于家的梦想。你在支持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我们作为消费者,可以得到的远超于一个被集团大规模生产并端到你跟前的复制品。它代表着一个社区和一个制造者之间的连接。它用理想来代表消费本身,而不是可以用市场策略和广告来独裁定义。它的构造本身,是对诚实的尝试。

出于怀旧,我依然会喝拳击猫出品的酒。在一段时间内,它依然会出产好的啤酒,但是在经历推出百威柠檬啤酒的酿酒师“洗礼”之后,它还依然是好啤酒的几率恐怕是不太高了。当ABI把这事儿搞砸了之后,不搞砸才怪,为了纪念记忆中中国出产的最好的啤酒之一,能干一杯不?

直到那一天,不要让我把ABI旗下的产品称为“精酿”。他们应该为这个分类自己另外找个名字,然后在超级碗的广告环节用会讲话的青蛙还是什么的宣布这个新名字,不要再躲躲藏藏和玩这种擦边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