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酿啤酒上流精英的养成
一个精酿啤酒上流精英的养成
一月 2, 2019

什么是社会阶级?社会阶级并不取决于你的职业、你的举止、你赚了几多钱抑或继承了几栋房产(二环里有五套房的主儿另当别论),而是一系列心照不宣和意味深长的细微琐事的整体—你微笑的频率、衣着、是否使用电动牙刷、看艺术电影的次数、饮食习惯、品味、是否抽烟、养的是否是纯种宠物、用字正腔圆的北京话还是带有海归标志的中英掺杂、家里是不是有一面墙的英文版莎士比亚黑格尔加缪全集、如何度过闲暇时光,甚至是世界观。所幸地球是平的,我们身处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装逼成了基本技能,徒手攀爬成为“上流”社会的时代精英绝非难事,那么就允许我们在您成功的路上搭把手。

老话说得好,“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既然自认是准时代精英,假装就是必修课,否则《The Art of Faking It(假装的艺术)》这种小众装逼指南怎么会成为全球有志青年人手一本的必读“艺术科目”。诚然,食得咸鱼抵得渴,想要献身给装逼的艺术,就得卧薪尝胆并勤加练习。所幸这份速成指南包教包会,看到的人就偷着乐吧。(警告:万物守恒,但凡猛药都有副作用,强烈建议在IQ>120的监护人陪同下理性阅读,以免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废话不多说,生活中看似平淡的对话背后其实波诡云谲,一定要当心。人们会根据你在哪喝酒来初步判断你的社会等级,你是优雅的上层精英人士,还是吃土的穷酸下层阶级,全部信息都在这短兵相接。比如,经常在“城里”喝酒肯定比在双井十里堡高级;没日没夜泡在胡同酒吧能显示出你品味独特,如果顺带提一嘴“我家住二环里”则更能理直气壮的低调炫富;如果不住在顺义富人别墅区就不要屁颠屁颠搭地铁跑去顺义喝酒了,都丢不起那人;虽然都是三里屯,在奢华exclusive俱乐部式酒吧喝500块一杯老板亲自从日本背回来的小众威士忌,还是路边10块钱一杯的mojito man,明眼人都知道差距天上地下;不论你多怀念求学时期的买醉圣地大海淀,哪怕你透露出一星半点你还会在闲暇时期跨越北京去五道口—你瞬间会被上流精英阶层翻涌而来的白眼轰出银河系……那么,亦庄呢?不好意思,姆们北京城东五环和南三环外都是荒漠,亦庄可能在地球的另一边吧,我们这里不屑于讨论。

You are what you drink(上流精英当然要中英掺杂才能显示您博学多识的海归身份呐),说白了就是你的饮食习惯显示了你的社会阶级。打个比方,在威士忌的世界里,胆敢声明喜欢混合威士忌(多半还要配某师傅的红茶绿茶)的人自动出局;再高级一点是美国波本、日本威士忌,更高级的是单一麦芽威士忌,鄙视链顶端是苏格兰高地或艾雷岛某稀有酒庄限量出品的X年单一麦芽威士忌,甭管烟熏泥煤味有多像你家附近社区医院的消毒水味,你还是得硬着头皮拍大腿叫好。当然,如果此时有人来势汹汹地掏出一瓶用这款威士忌酒桶陈酿的IPA,我的小祖宗啊那可不了得,我们只能咬着后槽牙拱手称臣。

葡萄酒比啤酒高级这种鬼话早就过时了,哪个准精英不知道精酿啤酒风头正劲?这个时代最值钱的是什么啊?人工!Craft beer这种自带光芒的名字有理由不火吗?当装腔作势的葡萄酒装逼犯们故弄玄虚地显摆老年份单一地块的旧世界膜拜酒时,有什么能比你掏出小小一瓶限量版苏格兰产的世界上最高酒精度(67.5度)的啤酒更让人甘拜下风?于是你轻轻松松赢了这场比拼,请云淡风轻地来个蒙娜丽莎式微笑(但注意幅度,咧嘴笑可不够高级)。

下面实打实的干货,能教您如何从精酿啤酒的门外汉走向上流精英阶层。最稳扎稳打的方法是在家附近的瓶子店或酒吧一杯一杯的喝来看看,同时扩充精酿啤酒知识。“不不不,这太慢(贵)了,我们准精英最缺的就是时间(钱)。”没关系,简单粗暴的时代任何事情都有捷径。最快捷的方法是参加啤酒节(最好是分时段畅饮那种),这样你就不会得不偿失在买酒的过程中荷包出血了。假设你来到一个分时段售票的畅饮啤酒节,还鸡贼地买了周末的通票,从哪里开始呢?有志者事竟成,可以先在家做好功课,把参节的啤酒按照地区、国家和种类分别归类,之后严格遵循以下原则:

原则一:距离越远越好。把 “food miles(食物里程)”、“全球变暖”这种大词都抛诸脑后吧,如果你住在亚洲,你最心水的酒厂应该是丹麦、挪威、爱沙尼亚或者冰岛来的。将来跟人谈论起连名字都念不出来的北欧啤酒厂牌时,确保你的听众一定能感受到来自维京海盗后裔狂放不羁的酿酒激情;
原则二:啤酒花味道越重越好。举例来说如果有某角鲨头酒厂的120分钟IPA,就不要选同厂的60分钟IPA;酒花品种越多越好,有俄勒冈某格的七种混合酒花(7Hops)就不要选四种酒花(4Hops),但如果有单一酒花的啤酒,那一定比两种啤酒花混合的高级(和威士忌同理);另外,有干投酒花的啤酒一定比没有干投的高级,两次干投(DDH)更佳;
原则三:啤酒风格越稀有越好。波特已经out了,但是Baltic Porter(波罗的海波特)就高级;普通IPA烂大街了,但是新英格兰IPA或者Brut IPA正时髦;Flanders Red Ale(法兰德斯红色艾尔)落伍了,但混合发酵的艾尔和Berliner Weisse(柏林酸小麦)就高级;普通小麦啤酒过时了,但Catharina Sour听上去就特大牌;英式苦啤老掉牙了,但Burton Ale(伯顿艾尔)刚刚兴起;水果啤酒不如浑浊蜂蜜啤酒高级;淡色艾尔没意思了,用有机小农咖啡豆做的冷萃咖啡、东南亚稀有香料和乳糖酿造的淡色艾尔就让人膜拜……不稀有,怎么显得您的品位比土气的大众阶层高了八个台阶?
原则四:尝酒时选哪些厂牌?新英格兰IPA是当红炸子鸡,啤酒节上30家厂牌里可能有29家都带了新英格兰IPA(剩下的一家是酸啤),这样的话选风格不如选人。怎么讲?直接奔着浑身有帅气纹身、大胡子、穿着鼻环的外国hipster酿酒师去,哪怕只跟带着浓重瑞典/挪威腔的人说上几句,都觉得自己的身价也蹭蹭地高贵了;千万可别选戴着眼镜看起来死宅死宅的本地姑娘,甭管这姑娘看着有多nerdy,毕竟她早晚都要嫁人,嫁出去的人都是泼出去的水,万一不小心嫁个(非亚裔的)海外人士,我们还得操心挽救阶级斗争中的失足少女唔的,不值当;
原则五:用进口原材料酿造的啤酒比用本土原料的啤酒高级,哪怕是本地有机的也不行(这条不需要我赘述了吧,毕竟喝了披上了“进口”外衣的啤酒,我们就是西方贵族了呢);
原则六:外国精酿厂牌好过本地精酿厂牌,但local为王。这是一笔混合了多种价值观的吊诡糊涂账,就让小的斗胆说一句:来自发达国家和地区(美国、欧洲、新西兰、澳大利亚)的酒厂好过我们亚洲邻居(日本、韩国、东南亚)的酒厂,但条件是酿酒师必须是白人大胡子;但如果你要屈尊喝本地精酿品牌,本土/华裔酿酒师的地位则要高于外国来的酿酒师(落坡凤凰不如鸡,谁叫他们放着资本主义“大好”河山不呆,偏偏跑来这了呢);
原则七:喝酒当然要借着酒劲玩命展示你的政治观点,否则你的排外思想怎么宣泄?“说你呢,拿着苏格兰烟熏啤酒的那位哥,欧洲现在可真乱啊,法国不太平,英国脱欧闹得一塌糊涂”,“呦喂,喝美国酒了不起啊,川普一个人把美国闹得跟大型真人秀似的,加州大火铁定也是他们自己作的,”“哎对,哪都不如我大北京好…”;
原则八:啤酒节上但凡遇见精酿厂牌的外国代表,甭管认不认识,上来就拍肩说”I am your biggest fan”准没错,接着可劲儿合影,精修之后贴在朋友圈。这样能体现阁下不仅懂精酿啤酒,更是和全世界的好哥们有拜把子的交情;
原则九:如果你能厚着脸皮赖着蹭到一张啤酒节上和全体酿酒师的合影,回头就裱在自家墙上最显眼的位置,谁来逮谁炫耀。即使你对酿酒一知半解,那么外人不仅不会评判你,反而会惊呼你竟然重要到能跟酿酒师们合影,一定就是精英本英了;
原则十: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谨慎发精心选择过的照片,只放稀有的啤酒厂牌(注意屏蔽爱瞎说大实话的本地损友),更不能po穿着本地精酿啤酒厂牌T恤的自拍,小不忍则乱大谋,可不要让你平时爱喝的“低级”本地精酿扰乱你爬升上流精英的大计。

可惜这么好的喝酒机会不是天天都有,在啤酒节贫瘠的时候,你不得不前往本地酒吧和瓶子店对付一下,只要你认准客座外国精酿啤酒猛喝就对了,甭管你听说这些倒霉的酒在漫长的轮船运输途中颠簸了多时、尝起来有多寡淡、氧化味有多重,即便在原产地根本就是在超市里几美金六瓶(6-pack)的本地糙老爷们的最爱,但是带着“进口”标签漂洋过海的产品带来的心理附加值就是比绿棒子的高八百倍。如果他们可怜见儿的连客座啤酒或是合酿都没有,那就屈尊选择本地产高酒精度或高酒花香气的精酿吧(低于7 度的不用考虑,性价比太低)。瓶子店的酒摆了一大冰柜,但酒精度字儿都太小,您要克制住低下高贵的头颅仔细挑的冲动,直接点“最贵”、“限量”的准没错儿,毕竟身为时代精英的基本原则是只求最贵不求最好。“瞧瞧啊,这三百八十块的一小瓶限量款佳酿,让我想起了我当年去过的丹麦/挪威/意大利/比利时/夏威夷,跟你们这些low人比,我毕竟也是个经历过大壮游(the grand tour)的天之骄子!”

也许这篇耿直无比的装逼指南会让您一贯政治正确的良心感到隐隐不安,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苦其心志,当你完美掌握了有格调地喝酒装逼艺术时,阁下就是白手起家可以傲视群雄的上流精英,您已经昂首站在鄙视链的顶端,可以瞧不起所有了。

(另:这篇胡诌鬼扯的装逼指南,您还真信了??如果正儿八经按照以上说法照做,恐怕只会离“上流精英阶层”原来越远。人生没有捷径,毕竟横着少走的弯路就会变成竖着的坑,在前面等着你。漫漫人生还是得要有诗和远方,醒醒吧少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