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咂舌的数字
令人咂舌的数字
十二月 22, 2016

我喜欢数字,这里所说的“数字”不是那个很烂的同名犯罪连续剧,我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数字。世间万事都需要用到它。如果你涉足了消费品这个行业,就比如啤酒吧,那么消费量、收益、生产与销售量的对比等等这些数字更是这个行业赖以生存的根本。

但最近,我挚爱着的啤酒行业,爆出了一连串令人咂舌的数字。某些报告显示中国的精酿酒吧已经达到3500家之多。更有甚者(本该是很了解这个行业的人),在德国做演讲时声称:眼下中国的精酿酒厂数量在2500家在7000家之间。在下感觉,这个范围跨度是不是有点大了。没错,这些数字看起来很唬人,而且呈现一派兴兴向荣的景象,不是嘛?但在喜大普奔之前,先冷静一下,让我们来做一个算数游戏。

首先,有没有人可以列举出5个当前在国内可以买到的瓶装精酿啤酒品牌?进口的还是本地的都行,请尽可能的告诉我那几个最高人气的品牌。有人可以吗?你说Brew Dog吗?好,一个。Rogue,非常好,还有吗?熊猫精酿,三个啦,他们确实在生产瓶啤。高大师,没错,你可以在711便利店买到他们的瓶装啤酒。还有吗?是啊,恐怕再继续下去我也得想破脑子了。那么,就这四家吧。刚好两家本土品牌,两家进口品牌。

然后,我把刚才的“国内精酿啤酒吧已达3500家“这个数字再请出来。力挺这个数据的人会说,这个统计涵盖了那些卖瓶装精酿啤酒的小店和小酒吧。好,那咱们来剖析一下这个数字,我们用最简单的逻辑从头开始分析(也许这样会显得很白痴,但我发现我必须从最浅显的道理说起)。现在假设国内确实存在有3500家精酿酒吧,这些地方都在卖精酿啤酒,为了能继续经营下去,它们必须通过卖出东西挣来的钱再去进货和雇服务员。那这3500家精酿酒吧在卖什么货呢?我们刚才已经列举了那四个知名精酿品牌了,我们就来假设这些酒吧至少在售卖这四个品牌中的一个,或者这四个品牌它们都在卖。

酒吧老板们当然都想要赚钱,但是在实现盈利之前,最起码先得保本吧。咱们来算算帐,北京的商户租金每个月的均价大概在1万5人民币到10万人民币之间。我们做一个无脑平均估算,假设全国的酒吧,从一线城市到四线城市的商用地租价格做个平均化调整,变成每个月的租金都是1万5人民币。我想这么平均算的话对于中国的国情来说不过分吧。然后每个月1万5乘以12个月,再除以一年365天等于每天的租金是493块1毛5分。这还仅仅是店面租金。于是,精酿酒吧到底是怎么保本呢?什么,你说靠卖精酿啤酒?那我只能说你很傻很天真了。我们把刚才的数字四舍五入取整,变成500元。500元一天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现在定价35到50元一瓶的啤酒必须做到进价是12到18元每瓶。这是酒吧行业的经验法则,售价应该成本的三倍。因此,想要至少付得起租金的话,精酿酒吧必须每天卖出10到14瓶啤酒。我们再来做一次无脑平均,每天12瓶。

接下来我们再把上面说的12瓶平均一下,四个品牌每家酒吧每天平均卖出去3瓶。三瓶Brew Dog的,三瓶Rogue的,三瓶熊猫的,三瓶高大师的。那3瓶乘以3500家,再乘以365天等于多少呢?每年每个品牌能够卖出三百八十三万两千五百瓶?!!我们再来用另外一个单位来计量——百升,这是一个来自欧洲精酿行业的售出量专用计量单位。刚才那么多瓶折算过来就是每年一万两千七百七十五百升,再强调一遍这是那四大品牌的每一个品牌所须售出的量(假设真有3500家精酿酒吧)。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真的希望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尤其是对于高大师精酿和熊猫精酿这两个国内同行品牌。他们成功了,这样我们大家才能一起成功。但是,很遗憾,这是不可能的。而且请注意,这个数字仅能够帮助你支付店面租金的。仅仅是地租而已哦。当然你可以假设店面租金是成本的四分之一,当然也可以假设绝大多数的酒吧卖不仅限于这四大品牌的啤酒。但是,我想让大家明白的是在假设状态下相对真实的数字,如果Brew Dog或者Rogue每年能够在中国卖掉一万两千七百七十五百升的啤酒的话,就代表着这些外国品牌要每四天就运一只20英尺集装箱到中国海关去办理清关手续。如果中国的精酿啤酒消费市场真的大到每家酒吧都能保证每天卖出3瓶Brew Dog的瓶啤,并且每四天就有一只集装箱从苏格兰千里迢迢运来的话,那你觉得我还需要在本篇文章的一开始那么费劲地想那“四大品牌“的名字吗?而且如果Brew Dog真的能够有这么多的产品出口到中国来卖的话,我还至于废话这么多写这篇博客吗?真要是那样,我和Micheal Jordan每次在国外啤酒活动中碰见James Watt(Brew Dog的老板)的时候,他肯定会大肆吹嘘一番的。我还范得着在这跟这些数字较劲么。

关于那个中国有2000-7000家精酿酒厂的说法,就更可笑了。这位哥们在演讲的时候,说到这个数字时,作为场下其中一个听众的我当场就笑了。然后他停下来问我,“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是的,我对这个范围抱有怀疑,然后那哥们说道,好吧,精确一点来说,中国大概有4000家精酿酒厂。4000家!!各位,2010年我在北京开第一家“大跃啤酒”的时候,当时整个中国北方就只有我们一家精酿酒厂。怎么会一眨眼六年间,中国的精酿酒厂数量就只比美国少了600家? ( 美国的精酿行业发展了这么些年,到2016年也才一共4600家酒厂)。我们继续延用最基本的分析方法来看看这个“4000”。在中国大概有172个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城市,我们无脑平均一下,那等于说这些城市各自有23家精酿酒厂?你信吗?当然啦,你也可以说,不能这么无脑平均,很多酒厂都集中在一线大城市,比如有报告说北京上海各自有超过50家的精酿厂牌了。但即便是这样,我来问问大家,你们上一次去类似常州,保定或苏州这些城市是什么时候呢?你们能马上说出在这些城市的精酿酒厂的名字吗?你去过多少家呢?按照那个哥们的算法,常州,保定和苏州这三个城市的精酿酒厂的数量总和都要超过在美国芝加哥的酒厂的数量了。没错,这些城市都有高铁且人口过百万,但这不等于精酿酒厂就能在这些地方遍地开花并且都能获得成功。

看到这里,相信聪明的你对如此疯狂的数字是不会买账的。用以上小学生级别的逻辑稍微分析一下,都知道目前不可能有3500精酿酒吧,4000家精酿酒厂在中国。但假以时日,中国精酿酒厂能达到4000家吗?我相信会的。但是必须经过这个行业旷日持久的努力和牺牲付出。但是目前,行业里充斥着过于乐观的所谓市场分析师,这些人的人生中没有真正卖过一瓶精酿啤酒,却热衷于吹嘘各种各样的数字,制造虚假繁荣。有人会说,那是否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一群不为人知的酒厂和消费者,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消费着这些啤酒呢?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群体并不存在。这只是幻想。中国虽然是人口多,但人口多并不等同于精酿啤酒的消费者也就自然很多。那种“只要你认真的寻找,你就会在一个三线城市看到一家未来能像Sierra Nevada那样牛逼的酒厂”的认知,我再强调一遍,只是一个幻想。好质量才是在中国最迅速被发现,认同并且接受的东西。只要把产品扔到市场,自然就有一大波“人傻钱多”的中国消费者会买账吗?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存在。精酿行业在中国,目前还是很稚嫩,我们要面对的更多还是一群对这个行业的产品质量充满怀疑的消费者。因此,唯一能够成功的方法是,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走心地酿好每一瓶酒,珍惜每一次触达消费者味蕾的机会。

请那些爷不要再胡说八道了,看得人尴尬症都犯了。

数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