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浪费一点时间来说两句
我浪费一点时间来说两句
九月 29, 2017

大家都知道人生苦短,须及时行乐。所以作为大跃的老板我一般没空也懒得去理睬网上一些跳梁小丑对大跃的风言风语,没必要,真的。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有一个亲戚,她坚信“地平说”、坚信打疫苗会引起自闭症、坚信川普是个亿万富翁。但我绝不会时不时跟她在网上给她回复再争个面红耳赤的,让她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路蠢到黑也挺好。

那再说回大跃,无视那些网上的喷子们就更容易了。因为经过了7年的锤炼,大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太清楚不过。我知道酿酒,在大跃是一门严谨的科学,不会只玩情怀;我知道每天来店里的客人进进出出可能快把门槛踏破;我知道我们每年的产能能达到110%。

但最近一个自媒体推出所谓“把酒言欢聊真心”视频里,一个先生跳出来指名道姓说了几个不喜欢大跃的原因,言语之中给我一种蚍蜉想撼树但是未遂的感觉,大意是以下三点:

1. 大跃的酒不好喝

2. 他们不让我在店里抽烟

3. 大跃店里的人太多了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更在意大跃的发展,在意精酿在北京在中国的发展,没多少时间去做什么回应。但既然这个视频系列这么惦记着大跃,那我就来回应一次。

首先,他觉得我们酒不好喝,ok,这没问题也很公平。你总不能给不吃香菜的人做一盘香菜饺子吧。大跃在北京成长了7年,我们在酿酒的时候,一直努力去将中国本土又特色的元素和科学严谨的酿酒工艺结合,酿出好酒,永远是我也是大跃人的追求。我们作为一家中国的精酿酒厂,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从没间断对市场做着调研分析,数据永远是最直接有力的反馈,它直接影响我们的实践。多的不说,大跃在去年卖出了450000升酒,几位数我就不帮你数了,而且这是真正让客人买单消费掉的,不是产量。同时我们只在自己的三家门店卖酒。所以难道你觉得中国客人北京客人都是傻子么,不知道什么才是好酒?中国人太聪明了好不好。这大概是我在这里酿酒开店后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更不会傻到因为在一个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一篇小心翼翼策划着想编排大跃的采访,以后就不来这里喝酒了。不会。

我还是会做好我的事,大跃还是会不断壮大,其实这点不必说。

第二,店内不让吸烟。对于这点我还能说什么?如果你想在大跃的店里吸烟,请出门右转,不用谢。

我很自豪的是大跃自2010年创建以来(那会还只是豆角胡同的小店)就禁止客人在室内吸烟。而之后北京出台了禁烟令,明确规定严禁在公共场所室内区域吸烟,很高兴看到他们这样做。我不能说大跃为推动法案做了什么贡献,但让大家能在室内能呼吸到相对新鲜的空气,有什么问题么?吸烟或者二手烟对人的危害我想我不必多说,但与此同时,同为好酒之徒,你应该知道喝酒的时候吸烟会影响你的味蕾,影响你对一款酒的品味。这大概也能多少解释下你所说的第一点。这个逻辑上的漏洞我点到为止,都少抽点儿吧各位。

好,到第三点。三这个数字真好,就像中国人大概会知道佛有三千世界。只有两者时,对立,三者,和谐。正如你知道三角形最稳固一样,大跃的酒和客人也是如此。

你的抱怨是“大跃的人太多了。”那既然你说了,我就接你的话继续。大跃就是人多,没错我在这里就不谦虚了,不怪我,你先提起的。那为什么自己不想想原因呢?我说了,客人们很聪明,谁不愿意去一个让自己开心的地方去喝点用心酿出来的酒,而且室内还不会烟雾缭绕。大概有人也会去你的店瞅一瞅(在他们看了我写的这篇之后),没准有些人就喜欢你那儿随意吸烟的风格。别客气。

如果有一天,北京精酿多了许多比大跃成功太多的店,那我应该会请你喝一杯,然后来一起探讨下大跃之后该怎么发展,我甚至可能会给你买包烟,听听你的指点。但是现在,或许应该先把你酒吧的位置发给我才对,我去找找看,希望你能在周边沿路配点醒目的指引标识,因为我不想在找你的路上花费太多时间。但其实我更希望能有一天,我能顺着你们的酒香就能找到你。多花时间研究好好做酒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