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的饺子
你妈的饺子
十月 18, 2019

一两周前我去泰国曼谷参加了一个会议,散会后我走到了一个参加“专题研讨会“的人身边。(这个人严格意义其实不算真正的与会者,他应该是与会者的生意伙伴吧。)先说回这次专题讨论的议题,题目是-“谁将会酿造代表亚洲的精酿啤酒”。当我看这个题目,我当时马上的感受就是:这议题谁想的?不过会议一开始进行的蛮顺利,正当我打算来两句鼓励性的发言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说了一些非常不明智的话,延展这个事情之前,请让我指出这是一个叫”东南亚酿造会议“的讨论会。东南亚的人们常常以为“亚洲”就是特指的他们自己,这确实有点可爱又天真,但我先点到为止。

好,现在回到这个会议上。当时现场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你在市场上面对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一位代表中国香港地区市场的与会者,用非常夸张的叙述方式,回答了他如何与一些市场上的“大块头”们厮杀/搏斗/抗争。说实话,我听完真的快笑死了。以防你不知道,大跃啤酒扎根生长在中国的首都北京,而他们则是在香港地区,我的意思是,香港比起北京,真的离核心竞争圈很远了。我能理解他所说的类似于拳台上乔·弗雷泽与拳王阿里大战15回合,或者像复联4:终局之战一般激烈的打斗场景,但是这对立足于北京这个精酿社区的大跃啤酒来说,真的不至于。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我们接着开头说。我走到那位与会人员的生意伙伴?酿酒师?还是酒厂社交媒体形象大使的小伙儿旁边,正式的先打招呼,并问他刚刚发言中所说的大块头们指的是谁?他回答到:“你懂的,说的是肯定是指像生力啤酒,蓝妹啤酒,百威英博、嘉士伯、喜力这些工业啤酒大厂。”之后我又紧接着问道,“如果你真的担心或者有心与这些大厂抗争,那为什么在一周前却还在北京,和已经跟嘉士伯成一家人的京A啤酒一起合酿呢?或者是不是能说,只要不在你的精酿市场里(出了香港),支持一下工业啤酒大厂也是无所谓的啦?”好,我们在这里先暂时Cut一下。了解我的人应该都知道,通常我的连续发问都会显得咄咄逼人。没人想要在欢呼击掌的时候却被当空浇一盆冷水,但我往往是那个手持水盆的“讨厌鬼”。但是,我必须在对方感觉良好的时候,出现并提出疑问——“为什么我会在他们的精酿市场,去支持他们与那些工业啤酒大厂抗衡,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家门口时,曾经被我支持的酒厂却会和一家已经被嘉士伯投资了的“精酿酒厂”合酿。再回到当时的现场,最后,我给他了一些中肯的建议,对方也回了我几句友好的话,他也为做合酿的事表示了懊悔,然后我们就分开了。说实话他是一个不错的人,我的本意也并不是想让他难堪,甚至恰恰相反。我问他,如果我去到香港,大摇大摆地选择和一家想吞并当地精酿酒厂的工业啤酒厂合作,他是什么感觉?当然,他不会同意的。所以我也不能对他在北京做的事情视若无睹。

可是为什么呢?精酿品牌和其他工业啤酒品牌合作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我的个人信念,另一方面则是实际角度。

第一次百威的“精酿分支”-ZX公司来找我的时候,他们想要探讨鹅岛如何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我听的都反胃。我辛辛苦苦建立的事业和经验,特么干嘛要用来分享和支持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啤酒品牌?这个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要搅乱试听,让消费者远离独立酿酒厂的巨兽?这怎么可能讲得通?我当时的回复是,我们会很荣幸认识鹅岛的酿酒师和技术团队,但前提是大家作为同行,我们不会为你们的营销目的买单。当时那个代表ZX鹅岛的是个很和善的韩国女士,她回答说,我们两个品牌做个合酿岂不是很好。我打了个响指指着她说,不可能。我当然还是有礼貌地回答的。她又问我一回,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真事儿。然后他们就走了。然后回头找了个傻帽把这事儿办成了。那个品牌好像也不存在了。等会儿,哦,想起来了,那个品牌是Jing A。好玩不?

现在说说我的个人感受之外的事情,有些东西比“坚持梦想”更实际。大工业啤酒把事儿玩砸了。他们长期忽视消费者的需求,在产品上被甩在后面。想要追回来的最简单的一条路就是阻断精酿啤酒的发展势头,从而迷惑和操控消费者。他们通过控制一些在区域市场挣扎存活的小精酿品牌来达到目的。小品牌寄希望于大酒厂的帮忙来扩大市场份额,以及追赶精酿区块的竞争对手。纯粹在给自己挖坑。消费者转向更优质的啤酒的唯一原因是,大工业酒厂的产品让他们失望了。普通消费者不会挂在嘴边,但是他们想要支持有真正意义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鹅岛的销量只能在精酿文化欠发达的区域有增长。这也是为什么拳击猫被收购后压根没有增长。也同样能够解释自百威英博从2017年起,一系列收购动作后,上海的精酿啤酒的场景几乎销声匿迹了。所以最快的方式,就是给市场下一剂毒药,这样消费者自己也开始怀疑他们一直坚信的动力。花言巧语的让小酒厂寸寸让步,在合适的时候下一剂重药,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回春了。

就好像你的母亲给你包了一辈子手工水饺,饱含爱与用心,每只饺子都帮助你感受世界,甚至塑造着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因为打你出生开始,她就全身心的爱着你。然而突然有一天继母上位,从此你过上了只能吃速冻水饺的生活,因为你没有其他的选择。继母还会在乎你的感受?她只需要让你别饿着就行。你能做的大概也就是放弃希望,把这盘没有感情的速冻饺子赶紧吃了吧。

说完泰国会议这些事儿,说回北京的事儿吧。对于准备参加本周末“嘉士伯“啤酒节的各位,请尽情享受吧。其实,这个啤酒节为什么定在这个周末呢?是因为,京A被挪威的 “What ‘s Brewing”啤酒节踢出邀请名单了,这周末去不了挪威了。(为了捍卫精酿的独立性,大部分国际啤酒节都不再邀请已经跟大厂”一家亲“的品牌)。同时,这两天我将会在上海,和中国精酿社区的同僚们一起讨论中国精酿啤酒的未来,和如何做正确的事情去实现这个未来,但总有些人,就只是在添乱。

(最后顺便说一句,我们本打算在嘉士伯京A啤酒节的检票口对面,开设一个非常有趣的快闪窗口,然后免费赠送冰纯嘉士伯,肯定至少会有一家北京精酿酒厂出资赞助的。同时再附上一个贴心的横幅:在你打算进去喝嘉士伯啤酒之前,还不如先在这里先来一瓶冰纯——爱你的大跃啤酒。但由于,这周末,我们可爱的Monica将在挪威代表大跃,为参加What ‘s Brewing啤酒节的朋友们带来点儿北京真正的精酿啤酒,所以没法忙活儿这事儿了,看看明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