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的诞生
大跃的诞生
七月 20, 2016

实际上大跃啤酒是我和刘芳抱着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创立起来的。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做着一份已经不再吸引我的工作,刘芳已经有了10周的身孕。所以,怎么说呢,大跃都算是一件计划外的事。如果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恰巧在考虑要不要辞职,而且准备在你老婆怀孕的期间去创业……我奉劝诸位,千万别。这么干真的很愚蠢,机智的你完全应该再等上一年,然后再去大展宏图。不管怎样,当时我们开大跃啤酒六号的初衷是想要打造一个大家可以舒服待着喝酒的“小窝”,那也是我前老板的情怀。提起我的前CEO,他基本上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合群以及最乐观的人。他希望在每一座他开办有业务的城市都有着这样的一个“小窝”,让他重温大学时代的快乐日子。所以作为他中国办公室的经理兼东亚地区业务总监,在北京也开这样一家能让身在异乡工作生活的人们感到温暖的店真是任重道远啊。

当年北京并没有这种风格的酒吧存在,这并不是说在2009年北京没有很棒的酒吧,当时有几家非常火,虽然现在大多都关门了。但当年那批酒吧还缺乏特别之处来吸引来自首尔,达拉斯,三藩市,华盛顿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在我看来,“北京好酒吧”和“好酒吧”还存在差距。有一段时间,我在北京尝试寻找一些地方可以招待我做IT安全的阿宅同事们,到处下馆子,有一天我意识到,我真的不想再为那些已经快被放得过期了的所谓“高端”啤酒买单了。这就是开创豆角六号店的缘由,一个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关于人生转折的故事。于是我就自己开始在家里酿酒,并且所花费的心血与产生的兴趣慢慢地在比例上超过了本职工作。最终我们找到了豆角六号这个庭院,正式地开始了精酿作坊的工匠生涯。豆角胡同店临近繁华的地安门大街和南锣鼓巷,你可以很轻松的从任意一边步行过来,我和刘芳一起签下租赁合同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地角所带来的商业优势,多年之后我们还一直在感慨这件无心插柳的幸事。因为起初我们俩只是觉得这里比较安静,不仅非常适合用来酿酒,还可以时不时的把短暂在北京停留的朋友们带过来品酒、聊天。仅此而已。

 

当你放眼去看全世界的绝大多数精酿品牌创始的故事时,会发现其实它们都是出奇的一致。没有一个故事是关于定制一个所谓的“精酿啤酒十年大计划”的。这个行业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前瞻性。但在这里,在我所知道的故事中,却充斥着苦情的呐喊或者如漫画情节般的夸夸其谈。类似的不绝于耳,在他们的口中,大跃的创始故事会变成:“是的,大跃啤酒2010年开业,但是事实上我已经在这之前做了6年多的市场调研和宏伟商业策略,在这个行业里是一骑绝尘的存在!” 这种听了绝对是让人翻白眼的陈词滥调。但这种说辞,也许是要比承认“多年前有一天我走进了一个我觉得非常棒和特别的酒吧,我决意要做一个一样的。”要显得更好听一些。在我们的行业,存在一种风气—大家一同去假装这个行业并不存在领先者,用这种方式去避免解释自己为什么不是那个老大。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个道理。

精酿啤酒在一个市场里可以焕发出它应有的魅力是因为,这个市场具有可以让它植根生长的土壤。精酿啤酒是关于对本土与本地社区的联结与情感。精酿啤酒的精髓很大一部分是不断追求更好。我经常说,如果你一心一意地追求酿造一杯好啤酒,你自然会赚到钱,但是如果一个人进入精酿啤酒圈目标只为了钱,那他既不可能为这个市场产出一杯优质啤酒,钱也并不见得能够赚到。相对其它行业来说,精酿没有很多限制或者很高的门槛。但这个行业,在全世界范围内,它需要的不仅仅是质量,还有敬意。每次我回答别人问起为什么要建立大跃,我都会说这只是一个平凡真实的故事,这出于一种对一开始就支持大跃的所有人的尊重。因为最基础的尊重是,诚实。每每在阅读一些浮夸成风的文章,我都会想,这让精酿啤酒在中国的健康的发展速度和专业度大打折扣。

发声也成为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我成长于一个鼓励公正公平和同行业互馈的地方。然而在这里是另外一幅模样。如果你当面指出别人是在撒谎或吹牛,这成了一件让自己丢脸的事,也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你不可以坏了别人的兴致,特别是你从一开始就受到排挤的时候。三年前,在大跃工体店刚开业的时候,多位业内同行来参观我们的新店面,来访三位的其中之一单独留下跟刘芳谈了几句。趁我不在的时候,那人跟刘芳说,大跃需要在酿酒的过程中停止使用中国的原材料和中国风的名字。刘芳不解的反问原因。得到的回答是,那些东西只属于中国的酿酒师,而不是高泰山一个外国人应该企及的。刘芳顿时失笑并说道,即使是运用你的逻辑,我自己也是联合创始人,一个生于曲阜——孔子的故乡的地道的中国人。对方听后大笑回答道,在你嫁给外国人的那一刻起你已经不是中国人了。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我发现越来越难再继续保持沉默,否则大跃啤酒对整个中国精酿市场一直付出的努力和贡献将收到各种曲解与抹杀。我拒绝让一些无知无畏的外行们用不合适的方式来扭曲和拖后中国在国际精酿啤酒市场中的地位和美好未来。

因此,我会开始在这里写出我在这个行业里所看到的听到的、好的坏的、正在发生的,以及中国精酿啤酒为什么很重要。主要原因是,我已经烦透了那些来捣乱的的门外汉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