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态度
大跃态度
四月 5, 2018

在不久前我们在北京举办了一届声势浩大的邀请啤酒节。在现场看到那些开心的不能自已,享受着啤酒节的客人们,我们感到相当骄傲,这其实就是最大的认可。在欢庆的同时,也有些形形色色的事儿:比如有的人给大跃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就因为在每个品酒时段行将结束之际,工作人员要求参节客人按时退场;再比如有人无理取闹胡搅蛮缠,只因干了些小偷小摸的勾被抓现行之后还不承认(这也是一种常态。一般来说,要么装傻充愣试图鱼目混珠不交钱混进下一个品酒时段;要么就是趁乱揩油,想顺手牵羊偷些啤酒回家)。但不论怎样,总体来说这是一届相当成功的啤酒节,不信你问问各大酒商派来的代表们也行。而在节后,有行业的自媒体为我们的啤酒节给出了些极其精准的定论:“能办这么个啤酒节真得做到心甘情愿付出(没错),因为能看得出来基本上不挣钱(也没错),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大跃坚持自己运营理念的结果(再对不过啦)!” 这位朋友还写了很多,有一部分他这样讲道,他看到了大跃啤酒是怎样的与众不同,也认同我们的做事方法、理解我所坚持的理想,这些都说的不错,不过针对他所对我的认同和理解,我想在这篇博客里,把大跃的态度说得更明白些。

之所以我们的邀请啤酒节与其他啤酒节不一样,原因在于我们办这个活动的初衷,是希望中国的精酿啤酒行业能朝更好的方向发展。不可否认的,中国精酿迷失自我已有多年。也许不应该有人为此背锅,但是既然我专门写了这篇博客,那咱们就好好的,把这个问题讲个清楚跟明白。也确实不能再无视这个问题任其继续发展下去。在我看来,问题其中的最大症结也许源于,除了拳击猫与大跃啤酒,中国其他的精酿品牌都是在John Hall把鹅岛精酿以580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给百威英博之后才创立的。

(既然要完全讲清楚,那就先来些铺垫。首先,高大师精酿并没有10年的品牌经营史,充其量6年。高岩,在拳击猫之前的酿酒师Gary Heyne的启发下,在中国酿了十年的酒,但是他的第一个啤酒品牌“十月节”早在2012年就关门大吉啦,而随后他才办起了自己的第二个品牌“高大师精酿”。对,老板都是他。但是没理由凭这点认定高大师精酿拥有十年的品牌年龄。拳击猫和大跃分别于2008年和2010年正式开业运营。莱宝于2009年“也想”成为我们的同行,但是实际上真正开始酿酒已经是2012年的事。也就是说,在鹅岛出售之前你的品牌到底是否存在我研究得真的非常透彻。我特别喜欢查资料和翻阅精酿编年史,可谓学得不亦乐乎。)

鹅岛卖给百威英博这一事件对全球精酿啤酒行业的影响,说是遭遇了一次大海啸也完全不为过。它代表着你真的可以被真金白银所收买,然后拿着钱优哉游哉地去干别的事情。(哪怕当时Gerg Hall拿着一个杯子撒尿进去,讽刺说这就是鹅岛啤酒被百威英博买了之后的味道,但随后呢,他扭头拿着这笔钱,就又开了一家苹果酒品牌,结果又赚了百威英博一笔,美滋滋。)

在鹅岛被收买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就创业的精酿品牌们,压根儿可能没有想过他们的牌子有一天能卖个千百万美金。然而在这之后,我敢说绝大多数精酿从业者都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了,只是有些表现得很明显,有些还在暗流涌动。所以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这件事与中国精酿啤酒的发展息息相关。不出所料在随后的六年中,开始有无数的精酿品牌把自己卖给了另外的企业。其中包括大跃曾经的袍泽——上海拳击猫精酿。因此,现观中国精酿行业从业者,基本就剩下两种心态:第一种是干精酿的想把自己给卖了的,而另一种是打算干精酿然后再把自己给卖了的。

可以说,那些在各大媒体面前口诛笔伐拳击猫并且大斥工业啤酒对精酿啤酒造成冲击的一些人都在觊觎数目可观的收购金。他们在暗中观察,安排洽谈,甚至可以说是曲意逢迎的。比如那个以车牌号为命名灵感的某品牌,商标都没有注册下来,就开始积极地尝试想要被收购的事宜啦。在这里我明确地表个态,大跃无意卖给百威英博。只要百威英博的商业团队在我十步之内,我都浑身难受。我从未在任何场合中跟他们各种套近乎,对于他们宣传的某某创意品牌中的某某新品,我也是一贯的嗤之以鼻。在啤酒节的第二天,我专门举行了一个小的研讨会,详细地讨论了有关百威英博不是精酿行业的同路人和产品透明度需要立法监管的各种问题。跟百威英博能是朋友?真不是。你会跟拆你家房子的人称兄道弟吗?

2011年之前的大部分精酿酒商们、精酿啤酒消费者们和媒体们都还能够理解创意和坚持对于这个行业的重要性的。唯有打破陈规和精益求精才能让你在行业里从崭露头角到名声大噪,唯有创造力和敬畏心才能让精酿啤酒这个产品,这个行业被中国市场和消费者所正确了解。我一直以来也是立志如此,这个志向驱使着我像个疯子一样旅行万里、走遍世界各地为的是提升中国精酿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令我有机会在各大小展会和精酿行业大会露面做演讲,分享中国精酿的情况,并且有能力成为技术委员会的一员。其实与此同时,这个志向也让我经常彻夜难眠。但所幸多年来的进步给我带来的成就感,始终心存感念。

能说服那么多家国外的酒厂,让他们都能相信你的话、相信北京精酿市场的潜力,并且能够同时飞到北京来参加啤酒节真的绝非易事。就光说让美奇乐的老板Mikkel Borj Bjoersø连续两年到一个在亚洲举办的啤酒节上出席,还亲自为客人打酒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嘛?更别说要说服David Sipes、John Mallet、Chris Lennert和Kate Brankin这些精酿大咖围坐一堂参加研讨会了。之所以啤酒节能够如此成功,仰仗于大跃啤酒多年来努力在国际精酿圈中建立的良好声誉;能一路走到今天也一定跟我们多年来的坚持,甚至可以说是固执有关。不过只要你们真的度过了一个独特而不凡的啤酒节周末,这背后不论是我们花费的时间还是财力,都是值得的。因为,这也是我们所坚持的一部分啊。

最欣慰的事莫过于看到消费者们能够心甘情愿地掏钱与你一起分享快乐和喜悦。那些曾经质疑你的,指责你的,自以为是的人,看到这个啤酒节的成果,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大跃确实为精酿市场创造了价值。

2018将会是中国精酿啤酒风起云涌的一年。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注视着大跃,督促着我们继续披荆斩棘,驱除糟粕。中国这个市场有能力酿造出最了不起和最具创意的啤酒。但是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学会真正地在乎这个事业,去花时间不断地向优秀的精酿先辈们学习,从中得到启迪和指引,真正去研究关于酿酒的生物科学知识,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制造虚假繁荣。我晓得也许更多的人会选择一条相对简单的道路。但是对那些愿意与大跃同路的人,未来我们会携手登顶,创造精酿在中国的成功。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则各从其志,各走一方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